“木兰基金”落户江宁高新区

2022-06-28 04:39:46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新华日报

本报讯 (仇惠栋 江高轩) 6月21日,在南京兰茂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创立大会暨第二次投委会上,“木兰基金”正式落户江宁高新区。该基金主要面向有着木兰**神的创业者,尤其是****创业者引领的团队和技术进行投资,涵盖新材料、智能制造、生物**药、清洁技术和创新科技等战略新兴产业,赋能江宁高新区企业创新发展。

“木兰基金”由江宁高新区、南京市民营优秀**企业家代表和金雨茂物投资管理**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于2022年4月6日完成工商注册,于2022年6月16日完成基金业协会备案。

近年来,江宁高新区积极培育多元创业投资主体,搭建人才培训和企业孵化**,常态化举行项目路演、融资对接、投资者沙龙等活动,初步形成集基金孵化、基金服务为一体的良好创投生态体系,并成功获批“江苏省创业投资综合服务基地”。未来,江宁高新区将持续加大市场化基金参与力度,拓宽招商思路,发挥资本杠杆引导效应,以金融之力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

6月12日上午,越南总理范明政通过线上和线下的方式与全国上千名劳动者做交流,其间他正式宣布,从7月1日起提高全国**低工资,随即现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新的**低工资**较现行的基础上**6%。越南按照各地经济发展情况不同,将全国**低工资按地区从高到低划分为四类,其中首都河内和**大城市胡志明市属于一类地区,**低月工资从442万越南盾(约合1326元人民币)上调至468万越南盾(约合1404元人民币),**幅为5.9%。

这是新冠疫情暴发后越南首次提高**低工资**,多方在此之前做了长时间的**弈。劳方认为,两年多未调整**低工资,食物和基础物资都在**价,生活陷入困顿;而资方却表示,企业在疫情后如“大病初愈”,**薪可以,但需要时间缓冲。

如今越南的人力成本节节攀升,在越投资的中企是怎么看的?越南**商会胡志明市分会会长赵骞向****经记者表示,提高**低工资对资方肯定是有影响的,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但在全球通胀的大气候下,越南政府决定调整劳动者的**低工资可以理解。

**低工资**弈

在总理表态后,越南政府常务副总理范平明当日签发了有关劳动者的**低工资规定,新的**低月工资和**低小时工资**从7月1日起实施。

如前文所述,一类地区**低工资在越南全国**高,而四类地区工资**低,由原先的307万越南盾(约合921元人民币)调升至325万越南盾(约合975元人民币),接近人民币千元大关。

其实从7月1日起**工资,并不是越南的常规操作。过去十多年以来,越南都是在1月1日元旦起,执行新的工资**。越南全国工资委员会成员黎廷广表示,从2016年至2020年,**低工资每年平均上浮7.4%。

由于疫情,越南在2021年和2022年的元旦都没有调整**低工资。但是随着今年**季度越南经济的好转,让各方看到了希望。根据越南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越南**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5.03%,全年的增长预期达到6%~6.5%。

基于此,越南工资委员会在4月中旬做出了当前的调整方案,提交政府审批,不料这却遭到了资方的联合反对。方案预期在调薪之后,企业的生产成本平均会抬升0.5%至0.6%,其中纺织、**与制鞋业的生产成本将增加1.1%至1.2%。

在方案公布后,越南水产加工与出口协会、越南纺织**协会、越南电子企业协会、在越日本企业协会等8家企业联合会代表越南企业界联名“上书”范明政,以疫情对企业经营造成严重影响为由,建议政府将**低工资**的上调时间推迟到明年元旦。

就连越南半官方机构越南工商会的副主席黄光防也罕见表示:“调整方案没有体现经济界的共同态度,(商界)并不满意。”他说,商界才大病初愈,再度上调工资将迫使企业重新调整生产计划。

不过越南的工会组织却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越南工人的**低工资**已超过2年未作调整,不能再拖延了。尤其在疫情期间,工人坚持在工厂就地吃住,克服困难坚守岗位开展生产,为企业经营持续分担了非常多的压力。

越南**的全国工会组织越南劳动总联合会4月透露,今年越南仅**季度就发生罢工64次,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40%。其中,韩国企业发生罢工**高;若以行业分,劳动密集型的纺织**业**大,占40%。劳动总联合会表示,工人的主要诉求就是工资福利问题。

在各方表达观点后,越南劳动荣军与社会部在5月20日开始就调整方案征求29个部委、机构和协会的意见。**终,拥有否决权的总理范明政,原样照搬地批准了全国工资委员会的提案,将**低工资提高6%。越南媒体称,预计此次调整将维持18个月。

人力成本膨胀

此次提高的是越南的**低工资,不过要考察越南人力成本,平均工资的参考意义更大。

根据越南统计总局2022年2月公布的数据,胡志明市在2020年以每月844万越南盾(约合2532元人民币)的平均薪资在越南各省市中排名**。不过,这已较2019年862万越南盾(2586元)的数据有所下降。

目前在胡志明市的制造业外企,一线普通劳动者月工资约合1500元至2900元人民币,制造业外企越方中层人员月工资约合3000元至5000元人民币。

人力成本节节攀升,让越南的企业家也感同身受,他们向越南媒体表示,外界所说的廉价劳动力是不存在的,“能招到人就不错了”。企业开出了700万~1000万越南盾(约合2100元~3000元人民币)的工资,但仍然吸引不到工人。

为了招到人,一些企业被迫妥协,不再挑三拣四,只要身体健康,符合要求,就赶紧招入。“以前是公司**挑细选,现在是员工对公司横挑鼻子竖挑眼,还提了很多福利要求。”一位供职于越南一家制鞋企业的人力资源主管这样说道。

按照世界**的统计数据,2020年越南人口超过了9700万,接近1亿大关。此外,越南“年富力强”,人口的平均年龄约为30岁。据东北证券研报,从年龄结构看,越南依然是一个非常年轻化的**,适龄劳动力人口占比较高,15~64岁人口占越南总人口70%左右。凭借着充足而廉价的劳动力供应,越南的纺织业、加工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加速腾飞。

但是,如今越南劳动力的成本已经显著高于很多东南亚**。越南著名经济学家黎登营表示,越南技术工人的薪水已差不多是老挝和缅甸的两倍,比泰国和菲律宾高出约30%~45%。

很多在越南有过工作经验的人士向****经记者表示,越南人力成本相对较低,但早已不是想象中那么低了,和**的成本差距这些年来越来越小。

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士新告诉****经记者,越南城镇化进程迅**,劳动福利和土地价格增长非常之快,如他在越南进行调研时发现,工人的薪酬每年增长10%~20%,隔几年翻一番是很正常的现象,这可能就会压缩企业的利润预期。

除去人力成本,赵骞还向****经记者表示,影响在越中企生产成本的因素还有很多,特别是在疫情之后,管控带来的供应链困难问题、海运费大幅上**问题、原材料及各种商品**价问题,以及**利率有所提高等等,都困扰着实体企业,把他们一步步推向**务困境。

他特别举例指出,像产品出口欧**的木器企业,本身货值不高,利润微薄,现在一个货柜的货值甚至都没海运费高,“这些企业确实很难”。越南现今在****具市场占据很大份额,是全球木材和家具出口大国。

在现实的逼迫下,生产链再转移的问题已经显现。尤其是劳动密集型的传统行业。2020年起,越南人均工资高于东南亚其他**,纺织**产品出口比重开始出现显著下行,越南纺织**也同样面临外迁压力。

赵骞告诉****经记者:“在越南人工及土地成本快速上升的今天,已有部分企业将生产基地转移到东南亚地区的其他**,像印尼等,综合成本更低一些。”

上一篇:瑞科汉斯拟终止北交所上市,已收北交所第三轮问询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菏泽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