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能科技诉讼事项一审判决结果出炉

2022-08-04 01:28:45 文章来源:网络

2022年8月2日,科创板公司孚能科技(688567.SH)发布关于诉讼事项一审判决结果的公告。

公司于近日收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以下简称“一审**”)签发的(2021)沪02民初243号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民事判决书》”),就公司与上海锐镁、一汽解放集团**份有限公司、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保证合同纠纷作出判决。

公司因与上海锐镁、一汽解放集团**份有限公司、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保证合同纠纷事项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提起诉讼,并就该事项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及相关会计政策的规定,对上海锐镁的应收款项计提减值准备。

公司于近日收到一审**下达的《民事判决书》[(2021)沪02民初243号],一审判决结果如下:

“一、被告上海锐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孚能科技(赣州)**份有限公司货款103,289,600元;

二、被告上海锐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孚能科技(赣州)**份有限公司逾期付款违约金,以103,289,600元为基数,支付自2020年7月1日起至2021年4月11日期间,按同期全国**间同业拆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计算的利息损失;

三、被告上海锐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孚能科技(赣州)**份有限公司逾期付款的利息损失,分别以52,830,240元为基数自2021年12月31日起计算至实际偿付之日止,以10,660,480元为基数自

2022年3月31日起计算至实际偿付之日止,以39,798,880元为基数自2022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偿付之日止,以上均按照全国**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计算;

四、驳回原告孚能科技(赣州)**份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623,772.44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628,772.44元,由被告上海锐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一审**判决被告上海锐镁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公司支付货款103,289,600元、逾期付款违约金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同时,由于上海锐镁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认为上海锐镁的偿还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已就公告诉讼涉及的2,000套电池系统总成货款共计104,151,200元,计提了89,570,032元减值准备。因此,本次公告的诉讼结果不会对公司**利润或期后利润产生重大影响。目前案件一审判决尚处于上诉期内,后续进展和执行情况尚存在不确定**,对公司的影响以判决生效及**终执行结果为准。

公司将在判决生效后将督促相关被告人履行义务,切实维护公司和**东合法权益,并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广大投资者谨慎决策,注意投资风险。

庞大的近视**体不仅捧红了阿托品滴眼液这一“神药”,还**热了OK镜(****角膜塑形镜)这一“神器”。

今年6月1日,在OK镜领域市占率**的欧普康视(SZ300595,**价56.8元,市值508.26亿元)发布公告,称控**子公司获得阿托品滴眼液院内制剂资质,加上其旗下**院此前获得的互联网**院资质,欧普康视入局“互联网+院内制剂”销售阿托品滴眼液的队伍。

该消息点燃了投资者的热情,近视防控两大热点集于一身的欧普康视似将坐稳近视市场“大哥”之位。

但记者注意到,作为目前尚未获批的药物,阿托品滴眼液通过院内制剂和互联网**院渠道销售频频出现违规传闻。6月24日,欧普康视、兴齐眼药(SZ300573,**价155.4元,市值136.9亿元)就经历了一番**价震荡。

近日,欧普康视方面再度表示,公司的阿托品销售事宜一直在正常推进,并强调互联网**院销售阿托品滴眼液也要“凭处方、遵**嘱”。

在**价逐步**之时,欧普康视的核心业务OK镜销售含隐忧。按照现行规定,OK镜的验配需要到二级及以上**疗机构进行,或持有相应等级**疗机构处方。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进行咨询时,欧普康视旗下一直营终端人员表示,OK镜需要的所有检查和验配服务都可以直接在门店完成。据**新数据,欧普康视旗下终端超千家,管理难题何解?

欲复制阿托品滴眼液“神话”?

今年6月1日,一则公告点燃了欧普康视投资者的热情。

公司在公告中称,控**子公司合肥康视眼科**院(以下简称合肥康视)获得《**疗机构制剂注册批件》,合肥康视配制的硫酸阿托品滴眼液符合**疗机构制剂注册的有关要求。本次注册的完成,意味着合肥康视可以开始配制和销售低浓度阿托品用于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

加上欧普康视旗下**院此前获得的互联网**院资质,欧普康视入局“互联网+院内制剂”销售阿托品滴眼液的队伍。

作为尚未正式获批上市的近视“神药”,此前已经有上市公司从“互联网+院内制剂”销售阿托品中尝到甜头。今年1月曾刊发报道《一款近视“神药”撑起十倍**:兴齐眼药绕道互联网提前收割未获批药物》,指出阿托品滴眼液临**试验仍在进行中,但兴齐眼药已经提前通过互联网**院和院内制剂的方式给患者**体提供阿托品滴眼液。如今,阿托品滴眼液不仅成为兴齐眼药的业绩支柱,也让兴齐眼药**价一度暴**——不到一年半时间,**价上**10倍不止,市盈率一度超过1300倍。

6月1日宣布取得阿托品的院内制剂资质后,12个交易日内,欧普康视从6月1日收盘价45.8元/**上**至6月17日收盘价55.28元/**,**幅超两成。

转折点发生在6月24日。当日,兴齐眼药突然大幅跳水,收盘下跌16.76%,报136.02元/**。

欧普康视也出现下挫,盘中一度跌近10%,**终收跌4.94%。

业内猜测,两家均通过互联网**院渠道销售阿托品滴眼液的公司**价双双下跌,或是阿托品滴眼液将遭互联网禁售。

传言并非毫无根据。记者调查发现,虽然阿托品滴眼液用于青少年近视防控的临**试验早在进行中,兴齐眼药等企业已将研发进度推进到临**III期阶段。但截至目前,阿托品滴眼液并未获得CDE(**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正式批准上市。换言之,阿托品滴眼液还是一款未上市药物。

兴齐眼药、欧普康视等企业通过互联网**院**销售阿托品滴眼液,有提前收割药物利润之嫌,也有违规之困。

此前报道,“院内制剂通常只能在本**疗机构内使用,要想在市场上流通,需获得国药准字文号。以网络邮寄的方式售卖院内制剂,可能涉及法律问题。”

今年1月,北大人民**院眼科主任**师王凯也曾对记者表示,“获批上市的药品是面向全国进行销售,甚至销售到海外都有可能,但所谓的院内制剂就是**院的药剂科承担了配药和销售的职能,那么我们只可以在**院内进行销售”。

一位三甲**院的主任**师表示,获得院内制剂资格后通常只能在本院销售,如果对外销售则需要省内调剂和跨省调剂,其中跨省调剂需要各地药监局批准,并不是获得院内制剂资格后想卖到哪就卖到哪。

传言引发**价下挫后,兴齐眼药、欧普康视进行了澄清。兴齐眼药方面称,公司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说无法通过互联网**院在线诊疗的方式销售药品,截至目前公司的经营模式没有问题。

欧普康视方面则表示,虽然公司已经取得阿托品滴眼液院内制剂资质,但目前尚未展开实质销售。

千家终端、百家子公司冲业绩

积极布局阿托品滴眼液,是欧普康视在核心业务OK镜之外寻找的新增长点。

随着竞争加剧,近年来,欧普康视OK镜**增速逐渐放缓。2018年至2021年,欧普康视角膜塑形镜(梦戴维)销售**分别同比增长40.27%、40.97%、19.46%和28.35%,2020年和2021年增速明显放缓。但在主营业务**放缓的背景下,公司总营收仍保持了较快增长。2018年到2021年,公司总营收的同比增速分别为47.10%、41.12%、34.59%和48.74%。

欧普康视总**体量的增长,很多程度上依赖于体外扩张。

2021年,欧普康视新增的合作终端有300多家。截至2021年末,欧普康视已建立合作关系的终端总数超过1400家,其中参**和控**的终端超过350家。仍以2021年为例,欧普康视合并报表的营收增长较上年同期增长了4.24亿元,母公司的营收增长了1.76亿元。这就是说,欧普康视有超2亿元的增长是由合并报表内的子公司贡献。

从近年来纳入合并报表的子公司数量来看,欧普康视2018年~2021年纳入报表的子公司分别为65家、115家、204家和290家,除少量子公司并表是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外,大部分子公司均为投资设立。

2021年7月,欧普康视还发起近22亿元定增,拟投入17.79亿元,在60个月内新建眼视光终端1348个。这意味着,欧普康视在接下来的五年内,每年平均要新增200家以上服务终端。

欧普康视下大力气发展终端,与OK镜市场渠道有限有关。由于角膜塑形镜早期曾造成**发**角膜感染等事故。其后,角膜塑形镜进入被严格监管时代。

其中,2001年出台的《卫生部关于加强**疗机构验配角膜塑形镜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应用角膜塑形镜技术的相关**疗机构要具有《**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同时是二级(含二级)以上的**疗机构;**师要具有执业**师资格,具有中级以上眼科**师职称等。

近年来,国产和进口OK镜厂家为抢占渠道展开一番混战。以早期进入国内的进口品牌欧几里得为例,其通过公立**院渠道,如华西**院、西安交大一附院、中山眼科中心等,市场份额一度仅次于欧普康视。

记者还注意到,另一进口品牌ALPHA的国内总代理为北京远程视觉科技有限公司,后者则与爱尔眼科有着紧密关联。在爱尔眼科官网中,北京远程视觉眼科已经挂上了爱尔眼科的前缀。

据兴业证券研报,截至研报发布时(2020年7月)ALPHA在国内各大城市共1146家专业眼科机构可以验配。

而在爱****疗的高速增长中,爱尔眼科也贡献不小。在爱尔眼科的****中,多次可见宣传爱****疗旗下“普诺瞳”品牌OK镜,此前流出的一份交流纪要显示,爱****疗OK镜出货量的40%由爱尔眼科贡献。2021年3月,爱****疗也曾在上交所互动**表示,爱尔眼科与公司具有业务合作,为公司长期客户。

互联网**院“卖”阿托品成套路

6月30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进行了解时,欧普康视方面工作人员表示,“公司销售阿托品的事项一直都在正常推进,应该很快就能在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院开具”。

但在交流中,欧普康视工作人员极力回避互联网**院开具阿托品滴眼液的“销售属**”。“患者通过互联网**院获得阿托品,并不是**院利用互联网渠道将作为院内制剂的阿托品滴眼液卖到了院外。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是**生通过互联网渠道进行在线诊断,在‘遵**嘱、凭处方’的前提下,将阿托品滴眼液给到需要使用的患者”。

该人士认为,通过互联网**院销售院内制剂,不等于将院内制剂卖到了院外,而是将药品给到了到本院互联网**院场景就诊的患者。针对6月24日的**价波动风波,该人士进一步表示,此前发布的《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提出“第三方**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这一规定并非旨在限制互联网**院,而是规范一些没有开具和审核处方职能、没有真实诊疗行为就销售药物的第三方**。

“在没有监管的前提下就买到药物甚至是OTC药物,实际上是将药品作为普通商品销售,**肯定是要来监管的。但这一政策既不特别针对阿托品滴眼液,也不针对互联网**院”。在该人士看来,当日公司**价波动或有“误伤”之嫌。

对于OK镜龙头欧普康视而言,增加阿托品滴眼液的产品线或有利于增强协同效应。但阿托品滴眼液的竞争并非一片蓝海。

一方面,阿托品滴眼液通过院内制剂资质销售已经是业内**的**。**资料显示,除兴齐眼药外,爱尔眼科旗下的长沙爱尔眼科**院、欧普康视旗下眼科**疗机构、何氏眼科(SZ301103,**价33.18元,市值52.43亿元)、山东省眼科**院、上海市儿童**院、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院等共13家企业或**疗机构也拥有阿托品的《**疗机构制剂许可证》。

此外,欧普康视并非阿托品滴眼液研发的“正规军”。公司在年报中表示,将先以下属**院取得院内制剂,再同步按照药品注册要求开展研发工作。而目前,除兴齐眼药外,欧康维视、兆科眼科(HK06622,**价4港元,市值21.68亿港元)的阿托品滴眼液也处于临**III期。同时,极目生物、莱**药业(SZ300006,**价4.21元,市值44.45亿元)也都在这一领域展开布局。这意味着,欧普康视在速度上已远远落后于同行企业。

另据现行药品法的规定,如果院内制剂适应症与上市产品适应症一致,在国药准字产品获批上市后,院内制剂将不能再销售。这也意味着,一旦阿托品滴眼液正式获批,阿托品滴眼液院内制剂也只是“暂时的**”。

OK镜验配需二级及以上**疗机构

自建和收购渠道,是欧普康视独辟的一条蹊径,但超千家的终端暗含管理风险。

一个疑问在于,欧普康视合作或自建、收购的终端机构中是否均具有二级**院资质?虽然今年6月,曾传出二级**院资质的限制将打开,但截至目前,网传文件并未正式出台。这也就意味着,OK镜行业的验配服务还需满足二级**院资质的门槛。

记者查询发现,根据我国现行**院分级管理**,我国**院共分为三级十等。其中,二级**院是跨几个社区提供**疗卫生服务的地区****院,是地区****疗预防的技术中心。其主要功能是参与指导对高危人**的监测,接受**转诊,对****院进行业务技术指导,并能进行一定程度的教学和科研。

2021年10月,网传北京市相关部门发文“二级以下**疗机构不得开展角膜塑形镜验配服务,如有开展,依据《**疗技术临**应用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予以叫停。”

欧普康视方面在投资者互动**表示,“限二级以上**院验配角膜塑形镜的政策是二十年前发布的。它并不是说只有二级以上**院才能销售塑形镜,取得药监局颁发的角膜塑形镜零售许可证的机构都可以销售塑形镜,只是用户要提供二级以上**院塑形镜验配处方”。

欧普康视的这番表态意味着,欧普康视旗下的终端的确在为消费者提供定制镜片和服务。

6月30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随机拨打了欧普康视年报中列的两家旗下眼科门诊及子公司电话。在记者询问“在首次验配OK镜之前,是否需要到二级以上的**疗机构进行检查并提供处方时”,其中一家欧普康视直营眼科诊所的工作人员明确回答,不需要,可以到诊所直接做验配前的检查,并表示他们是专门验配OK镜的机构,检查项目和设备仪器比**院更成熟。

在记者强调询问该诊所有没有二级以上**疗机构资质时,该工作人员先是回答“我们店里面就有资质证书,没有**疗资质的话我们也不能开的”。但随后该工作人员承认,该诊所的资质是指**疗器械经营许可证,“但不是二级以上的**疗机构,我们不是**院”。

而另一家欧普康视年报列的子公司则在电话中表示,旗下的诊所和**疗机构都具有二级以上资质,并称如果不具备资质可以向相关部门举报。

终端门店在实际操作中是否有违规之处?对此,前述欧普康视工作人员首先坦言,二级及以上**疗资质一般只有**院才具有。该人士强调,“不能说欧普康视旗下的门诊、视光中心等都可以提供OK镜验配服务,准确地说我们提供的是角膜塑形镜的定制销售服务。按照2000年前后的卫生部通知,以及2017年药监局回复天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封函件,提出‘具有二级及以上**疗资质处方,可以到拥有角膜塑形镜销售资质的网点获得产品和服务。但视光中心是不能进行验配的’”。

“前提是使用者和消费者要取得二级或以上**疗机构开具的处方,公司旗下的所有终端都有遵守这一要求。”该人士表示。

名词解释

OK镜又称角膜塑形镜,是一种特殊设计的****透气**隐形眼镜,属于角膜接触镜。佩戴OK镜是一种非手术矫正治疗近视的方法,通过重塑角膜表面形态,降低角膜光学区的屈光力,从而达到矫正低中度近视和圆锥角膜的效果。由于角膜具有记忆**,摘掉镜片后角膜形状还是会复原,其角膜塑形的效果是暂时的。

目前市场上视力矫正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手术矫正,**括角膜屈光手术和人工晶状体植入手术;角膜接触镜,**括OK镜、****接触镜以及软**隐形眼镜;眼药水,指阿托品滴眼液;佩戴框架眼镜等。

上一篇:华铁*份:子公司拟出资1.2亿元参设高端装备产业投资基金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菏泽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